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9年 11月 21日, 08:53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旅途中的意外
文章發表於 : 2019年 8月 22日, 17:24 
離線

註冊時間: 2018年 2月 27日, 20:48
文章: 4
赫倫娜群島今日的天氣看起來不怎麼好,密布的雲遮住了太陽,僅有微微日光穿透到地面上,讓人感覺會隨時開始下起雨來,但對於這裡的居民來說已經是算好的了,畢竟當地已下好幾天的大雨,現在終於可以停歇。

而這對於旅行者更是好事,不然大老遠的跑到這個南方大陸的偏遠島嶼卻一直下雨是相當掃興的。

特雷絲便是幸運的旅行者之一,花了長達一星期的時間坐船到達這個地方,昨天抵達赫倫娜首府文登後因為下著大雷雨還擔心該怎麼辦,幸好雨停了,一早吃完旅館提供的早餐後便開始在文登的街上閒逛,打算逛完後再搭車前往本次旅行的目的地—赫倫娜的第二大城毛塔。

文登是一座有兩百年歷史的小城,人口約有三萬多,北面靠著寧靜灣,因處於灣澳所以地形為丘陵並起伏不定,文登的市區是經過規劃的,街道以港口的古斯塔夫大帝廣場為圓心將七條大道有條有序的延伸出去,並由許多的小街連接其中兩條大街,而市區的房屋歷史通常越往內就越老舊。由於這裡大部分的房屋是木造的,而對於出生於聖威廉堡那種大城市的特雷絲來說是少見的,讓她有一種置身於中世紀與現代之間的交錯感。

基本上文登的商店並沒有太多值得觀光客前往的,因為那些是以赫倫娜本地居民為主的普通商店,但是餐廳卻十分值得去一試,因為文登是大南洋地區的漁業重鎮,從港口的種類繁多的大小漁船便可看出來,加上由於赫倫娜的位置偏遠讓其發展出與宗主國榭黎斯和「祖地」不同的飲食文化,而且這裡有許多是來自南極地區的漁獲,對於北方的同胞而言少見而昂貴的海鮮在這裡是平價的。為此,理所當然的必須要吃過這裡的海鮮料理才能說來到赫倫娜旅遊過,否則就白費了這趟旅行。

而實際上特雷絲在昨晚就吃過了,在她住的旅館對面,隔著哈伯梅爾大道的約翰餐館,一家受到觀光客與饕客歡迎的老字號海鮮餐廳。

直到現在她仍想回味那頓海鮮大餐,還有那口感十分特別的企鵝蛋,如果在榭黎斯的話那可是相當貴的,但很遺憾的待會就要去搭車,中午要在車上度過,沒有時間去吃。

整個早上特雷絲基本上是很隨興的亂走一通,在大街小巷竄來竄去,地圖上看到想要去的地方就步行走去,雖然費時了些,但例如克魯格教堂、七十六號半屋、海洋博物館等等這些著名景點都去過了,而且也很享受這一悠閒的氣氛。

而她現正在古斯塔夫大帝廣場上,這個廣場是文登人潮最多的地方,因為靠近港口以及連接七條大道,所以除了本地人外,來自外地的旅客們以及暫時停留的水手漁民都會聚集在這裡,特雷絲決定在廣場旁的一間戶外咖啡廳稍微的休息下,順便看隨手買的當地報紙—文登日報,但她並不打算久留,因為這裡的咖啡不好喝,八成是進口的次級品。

從報紙上可以看得出赫倫娜是一個十分和平的地方,世界各地接連爆發的戰爭宛如置身於外一般,與這裡任何沒有關係,而國內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嚴重的大事發生,整份報紙可以說除天氣預報外似乎就沒有什麼重要的了,所以很快地就看完了。

然而就在喝完最後一口的咖啡結帳離開後,正準備返回旅館時,突然的有一個戴著口罩、氣喘吁吁的紅髮女子朝她跑了過來,然後躲到了特雷絲的背後蹲下,然後從手上提的紙袋中拿出了一件黑色大布蓋住自己。

身材算是挑高的特雷絲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躲到她身後,但那些都是朋友們之間的開玩笑,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的跑過來做這種蠢事要做什麼呢?而且這樣很引人側目。

「那……」特雷絲要開口詢問時,那一個紅髮女比出了「噓」的手勢。

正當特雷絲疑惑的時候,廣場不遠處出現幾個黑衣人,除了像是紫髮女性外,其他黑衣人神情則都相當慌張,他們左顧右盼似乎在人群中找人的樣子,但過沒一會兒,那群人好像找不到目標,便離開了廣場前往他處。

「小姐,請問那些黑衣人走了嗎?」紅髮女子探頭向特雷絲詢問。

特雷絲轉身點了頭,並問道:「請問發生了什麼事?這位小姐。」

「喔嗚,抱歉打擾到妳了,聽妳的腔調應該是榭黎斯來的對吧?獨自一人旅行嗎?」紅髮女站起身來,然後將黑色大布收起。

「呃,是沒錯,怎麼了?」

「不,只是這件事沒有必要不要牽扯到外地人。」說完後那位女子就離開了,在離開前揮手致意的說:「謝謝妳的幫忙!」隨後就快步朝廣場的人群走去。

「咦?唉?等等!」特雷絲想要追了上去並向紅髮女子問道,作為一個旅人這樣其實是自找麻煩的,畢竟人生地不熟,然而出自於內心深處的聲音以及過去的深刻記憶,讓特雷絲想要去幫助她,並不由自主的決定這樣做。

「可以告訴我那些人是誰嗎?難不成是黑幫?」

「……」被特雷絲叫住的紅髮女沉默了一下,然後用嚴肅的語氣回道:「妳真的想知道?」

「或許……我可以幫點什麼。」

「真的嗎!?跟我來。」語畢,紅髮女子就直接把特雷絲拉到了一個不怎麼顯眼的無人小巷。

然後在巷子裡,紅髮女子將口罩拿下來。

「呃……?」特雷絲看到紅髮女的真面目後,發現似乎在哪看過這張臉,特雷絲快速的將身上的報紙拿出來翻閱,然後就在報紙上一則新聞中的照片看到了一模一樣的臉。

赫倫娜伯爵領的公主—約瑟芬‧特麗莎•夏洛特•馮•林奈。

那個人現在就在特雷絲的眼前。

「咦咦咦咦咦咦咦?這這這是是是怎麼一回回事?」特雷絲頓時思緒陷入了混亂,讓驚訝過頭的她有些語無倫次。

「嗯……該怎麼說呢……」約瑟芬看到特雷絲的表情,想要解釋原因而騷了騷頭。

「啊!對了!是逃家!沒錯,就是逃家啦!」

但特雷絲還是白人問號。

-------------------

中午,赫倫娜東島橫貫線鐵路上的列車正吐著黑煙於丘陵間奔騰,列車在從文登出發不久後,本來的陰天開始飄起雨來,雨滴拍打窗戶的滴答聲不斷。

一直到現在為止,特雷絲仍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現實,因為她正在陪同一位公主逃家中。

「啊~是鐵路麵包呢,很久沒吃了!」約瑟芬開始享用起午餐,在搭上列車前她刻意的換上別件的衣服,雖然沒在繼續的戴口罩,但戴上了墨鏡。

奇怪,那個紙袋可以塞那麼多東西嗎?

而坐在對面的特雷絲則是戴起眼鏡,一手撐著臉,一手拿著書,她有一個不吃午餐的特別習慣,因為沒辦法去約翰餐館,而且對鐵路麵包這個莫名其妙的赫倫娜名產也毫無興趣,所以索性跟平常一樣不吃了。

根據那位逃家公主的說法,因為留學榭黎斯太久沒回來赫倫娜了,想要在家鄉四處逛一逛,但因為結果一回來就被要求去參加一堆有的沒有的活動與典禮之類的,在這樣下去她的假期就會被浪費光了,所以就直接逃出來了。

「對了,施皮茨韋小姐,窩可以問泥在榭黎斯的職業是神麼嗎?」約瑟芬邊吃講話著。

「不是說叫我特雷絲就行了嗎,不然這樣很奇怪。」為了不洩漏身分,所以約瑟芬表示直接叫她的名字即可,不必稱呼公主殿下之類的,但約瑟芬倒是很有禮貌的正式稱呼對方姓氏,讓特雷絲感覺非常很奇怪。

「不不,這怎麼可以呢,妳可是願意幫我的大好人呢!那樣太沒禮貌了!」

「呃……唉……」已經多次要求的特雷絲嘆口氣的只好放棄了,這位公主雖然開朗親切但似乎有著固執且莫名其妙的一面,

堅持這種東西會不會太無聊了點?

「我在聖威廉堡擔任小學教師。」

「原來是老師啊!因為現在是暑假所以來旅遊囉?」

「嗯。」

特雷絲是出生於稍微寬裕點的中產家庭,但因為家訓的關係家裡過著節儉的日子,所以特雷絲沒有離開過榭黎斯以外的地方。這次的旅行是存了許久的錢才得以成行的,雖然這是特雷絲對家人與同事表面上的說詞,實際上是另有隱情的。

是的,有隱情。

儘管約瑟芬說過因為是自己的搞的事,不會讓其他被牽扯的人受到麻煩與威脅,而且只要陪她一起到毛塔就可以了,不需要太麻煩,至於到了毛塔之後要該如何,約瑟芬跟特雷絲說她會自已去找車站的站長室,聯絡自家人載她回去,畢竟她只是想要出來逛逛而已,不會妨礙到特雷絲接下來的行程。

但特雷絲想到自己來到赫倫娜除了旅遊外其實還別有目的,就覺得同意跟公主同行真的是自找麻煩。

這一個公主還真任性、為所欲為,特雷絲是這麼想的。

「施皮茨韋小姐,妳說要與我談論的是哪一方面呢?」

然而,正因為來到這裡的「目的」,所以特雷絲在當初在本來可以拒絕的情況下同意了約瑟芬的請求,作為交換條件,特雷絲希望約瑟芬跟她談一些事。

「難不成是貴族的生活秘辛?」

「不,我對那個沒有興趣。」特雷絲也不是沒聽過貴族的八卦,只是她寧願去看唬爛非常精彩的神秘學書籍,對於上流階級不憧憬也沒有興趣。

「我想問問妳未來對於統治這個國家有什麼想法。」這便是特雷絲要問約瑟芬問題,特雷絲想要藉此知道赫倫娜這個地方以後會是什麼樣子,這與來到赫倫娜的「目的」有關。

「哎呀呀,沒想到是這麼認真的方面呢。」聽到特雷絲的問題後約瑟芬停止了吃午餐的動作,儘管戴著墨鏡沒辦法看到她的眼神,臉上也還是掛著笑容,但仍感覺出與方才一派輕鬆狀態不同。

「妳應該也聽過我們榭黎斯流傳的笑話吧,『寄一封信給赫倫娜人要到五十年後才會收』,雖然事屬誇飾,但赫倫娜這個邊疆落後其他同族裔地區的事情是不爭的事實吧。」

「沒有錯啦,除了文登和幾座城鎮之外都是農村,但這也事沒有辦法的嘛,赫倫娜就是這麼孤僻邊遠。而且現在已經跟過去不一樣了,自從改革後我們家早就沒什麼實權了,那些是政黨政客要處理的事。」約瑟芬聳聳肩,然後又繼續吃起麵包。

這就是未來要統治這裡的貴族的嘴臉嗎?特雷絲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然後在約瑟芬要繼續說話前,先開口了。

「既然如此,那麼作為公主的妳又有什麼意義存在呢?」特雷絲拉低了音量,說出了很重的話,或許會將人激怒。

聽到這句話的約瑟芬收起了原本的笑容,停止原本的動作,沉默了下來。

......

特雷絲靜靜地等待著答案。

而此時,列車進入了隧道,在短暫的時間內雨聲停止,也沒有了光,使車廂內變暗到連坐在一起的兩人看不清楚雙方的臉,聲音只剩下列車發出的雜音。

當列車駛駛出隧道後,約瑟芬的臉上又再次的展現出了笑容。

「施皮茨韋小姐,類似這種話我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了,至從叔叔與家族斷絕關係,我成為伯爵的第一繼承人後,針對我的質疑從來沒有停過。」

「至從十五年前開始進行改革,成功解決了赫倫娜自經濟大蕭條發生以來的紛爭與混亂,但是在放下權力後開始出現了地方貴族與平民之間對立的問題,雖然說目前大部分的人都還看不太出來,但這個隱憂已經慢慢地在民間擴散開來,或許有一天事態會演變成革命。」

「而這幾年父親和那些地方貴族走的太近,已經漸漸地與民眾疏離,雖然這並不能責怪父親,現在的他只是累了想要休息罷了,但當一個君主背離大眾時,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作為繼承人,這個國家未來的君主,我的存在意義便是代替父親在地方貴族和民眾之間扮演著緩衝與調解的角色。」

約瑟芬以堅毅的眼神看著特雷絲。

「是嗎。」特雷絲微笑作為回應。

明白了。

她得到了一個可以接受的答案,儘管仍有些不足,但整體上是及格的,並決定收回之前的評價。

而在說完一大段話後的約瑟芬突然站了起來。

「嗯?」

「我想吐。」約瑟芬用雙手捂住嘴。

「咦咦咦!?暈車?」

約瑟芬點點頭,隨後離開座位用飛奔的速度跑往廁所去。

「雖然說還只是個雛鳥,但看起來快要成為成鳥了呢。」獨自一人的特雷絲小聲的如此說道。

「啊,雨停了。」這時特雷絲望向了車窗外才注意到了外面的雨似乎在剛剛已經停了,而且同時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見的太陽也終於出來露臉了。

雖然因為榭黎斯炎熱的天氣讓特雷絲不怎麼喜歡太陽,但或許是赫倫娜處於高緯度地帶的原因,這裡的太陽讓她感覺非常溫暖。

今天赫倫娜的天氣是雨過天晴。

應該算吧?

-------------------

在這之後兩人就不再談這方面的事情,開始轉而閒談其他的話題,遠在北方的世界大戰、聖威廉堡的日常與交通、大作家希德拉的新作、赫倫娜的秘密景點等等。

總之兩人相談甚歡,似乎意外合得來的樣子。在談話中特雷絲感覺到了約瑟芬散發出的特別氣質,帶有著溫柔與直爽,但一言難盡,不知該如何形容的就是,如果是男性或許會被這位公主在不知不覺中迷住了,難不成是魔法?特雷絲開了一個小小玩笑。

不,或許真的有人被迷住了,特雷絲無意間看到了約瑟芬的左手中指戴有著一枚戒指。

下午,在經過數小時長久的車程後,火車終於抵達了毛塔。會花費這麼久的時間其主要是因為丘陵與山地地形的關係,這也導致這條跨越赫倫娜東島的橫貫鐵路一直到了二十年前才耗日費時的完工。

走出車廂後從車站月台上便可清楚的看到整座城鎮的樣貌,毛塔明顯的並不如文登來的整齊有序,讓人有著些許凌亂的感覺,儘管還不算糟糕的地步。

毛塔是在鐵路開通後迅速發展的城鎮之一,因為來自山區的煤礦與木材會在此轉運並在源源不絕的運往文登然後再出口到南方大陸去,也因如此,林業與礦業的工人們將毛塔作為工會的重要據點。

「謝謝妳,施皮茨韋小姐,這次的逃家勞煩妳的幫助。」

在車站大廳裡,分開前約瑟芬向特雷絲表達謝意。

「快點去站長室喝妳的咖啡吧,我可不想惹上大麻煩呢。」

「是是,祝你接下的旅途愉快囉。還有,跟我之間的事要保密喔。」

「反正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有緣再見啦,公主。」

就這樣雙方都揮手表示離別。

約瑟芬在目送特雷絲離開後,如同剛才所說一樣的前往站長室。

「咳咳,公主殿下,這趟旅途還高興嗎?」此時約瑟芬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葆、葆琳!?」約瑟芬看到早上的紫髮女性突然的出現一旁,受到驚嚇。

她是約瑟芬自幼的侍從,而同時也是一起長大的摯友。

「待會剛好還有一班往文登的列車,走吧。」

「從一開始就跟著我們了!?」

「那種愚蠢的變裝要找到妳是輕而一舉的事喔。」

「嗚啊啊啊!等、等一下啊!!!」葆琳不理會約瑟芬,拉著她走往月台。

今天的約瑟芬將會在列車上度過大半時間。

而對特雷絲來說,這趟旅途中的意外插曲已經結束,現在要在毛塔開始進行她的任務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