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1年 6月 19日, 23:41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47特遣艦隊
文章發表於 : 2021年 1月 15日, 16:15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1日, 20:54
文章: 130
來自: 幻想與軍武的境界
第一章 Welcome to 47th.


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片晴空;身後感受的,是一片沙地;而拘束著身體的,可以感覺得出來不是野戰服,直起身來,抬起雙手,低頭往下,看到的是熟悉但是卻又沒那麼熟悉的軍常服--因為一年都沒能穿到幾次。

站起身來,環顧四周,身處的是一個某方面來說很可笑的……沙洲?跟背後的那棵熱帶植物搭配起來,就那種很常見的一島一樹的島嶼塗鴉,特別設定的起始點嗎?

不過還算有點良心的,並不是在一片汪洋正中間,遠方隱隱約約好像可以看到陸地上的山脈,只是回過頭來說,那我又是在哪?還在這樣想著,遠方的水面有數個身影帶著水波出現……艦娘?看配置還能看得出來是海上護衛任務,去跟船團接頭的嗎?

既然如此,那能做的事情只有一個了,扯開喉嚨,用力揮舞雙手,表示這邊還有個算是人的傢伙在。

第47特遣艦隊,這是那隊艦娘所隸屬的單位--還有我現在乘坐的這架在剛編入現役時常被酸容易墜毀的新型旋翼機的單位,該說驚訝還是不驚訝,這是「我的艦隊」。

再怎麼說都經營了五年多,驅逐艦的數量不敢說百分之百正確,但是輕巡以上的船艦我倒是可以全部說出來,當然我不想在這邊說出來嚇人,先看看降落之後是不是真的是「我的艦隊」再說吧!

往門外一看,已經可以看到陸地了,雖然不敢說倒背如流,不過從以前看過某大神地圖好幾次所留下的印象,這裡的確是舞鶴,而且海面上的「人影」多到足以讓人相信這是在自己設定的艦娘不是獨一無二的世界觀下,很快地,也可以看到停機坪了。

降落之後,儀隊列隊歡迎,「提督」親自迎接之類的……當然不可能,迎接我的,是一個班頭頂頭盔,當然墨鏡跟面具也都備齊,身穿戰術背心,槍上如同聖誕樹一般全副武裝的警務隊,還有扶桑山城、第17驅逐隊,早期重巡貴圈組在旁警戒,而等著我的到來,則是妙高,算是很合理。

「差個輕巡就能湊水打聯合了,我是大尾屁孩RE級嗎?那要不要再順便給我上個手銬腳鐐?」下機之後我開口吐槽,這段話似乎也讓一部分人嘴角失守,但是眼前的妙高,似乎沒有心情陪我開玩笑。

「抱歉,先生,不是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而是現在真的不是什麼開玩笑的時機。」妙高微笑著回應,真不愧是妙高啊。

「抱歉了,那我要先被隔離起來?還是要請提督或是……另外一位來看看我?」我稍微把盤帽頂起來莫測高深一下,這個說法似乎也引起了妙高的警覺,我也馬上高舉雙手表示先等一下跟投降。

「好好好,我就先不多嘴了,隔離室或是實驗站在哪?帶我過去吧!」面對妙高那帶著敵意跟審視的目光,我也明白現在先不要再繼續耍嘴皮子,不然搞不好真的會被那些203mm2號砲或是周圍這票41炮之類的炸到蒸發,接著在妙高的示意下,我繼續頂著身上這套還有些沙的軍常服,後面跟著警務隊跟17驅,往另一棟因為我沒啥設定所以反而沒有印象的建築移動。


雖然說要隔離觀察,不過我的待遇還算不錯,一間標準的一床一桌一櫃的單人套房--當然免不了有個魔術鏡,還有另外一組釘死在地上拿來審問用的桌椅,服裝則是一套海自制式的作業服,連內衣內褲都有,身上的東西理所當然的都被收走,所以現在就是兩個字:無聊。

畢竟待觀察身分,連要本書殺時間都有點困難,誰知道我會不會是一個只憑報紙還是啥就可以推斷出世界現況的怪物,還是時空旅行之後看到今天的年份因此崩潰的穿越者,所以目前就是以最低限度的資訊接觸,雖然說我的身分對他們來說可能更驚世駭俗一點就是。

由於閒著也是閒著,桌上也有紙筆,現在能做的殺時間的事情,就是開始塗塗寫寫整理自己腦內鎮守府的設定,看看會是自己靈光一閃或是現在修改的事情會影響這裡,還是說隨著自己過來之後這個世界就已經從自己的腦內脫離了。

整理這些設定並不難,畢竟是自己吃飽撐著就在想的設定,加上沒有其他事情要做,自己的設定就這樣在隨筆寫出然後重新整理之後逐漸條列出來,而當自己寫到「擄獲艦」的部分之後,門打開了。

回頭一看,我露出了不出所料的微笑.進來的人果然是「那位」,全黑的第一種軍裝,一頭飄逸的黑長直,左紅右藍的異色瞳,昂黛兒,另一個「自己」,被自己拿來在一堆朋友或是自己的作品裡四處亂用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她現在已經是獨立的個體,還是……

「我該叫你生父?還是叫你造物主?還是御主人樣比較好?」一臉奸詐的微笑,直接切入主題的不囉嗦,把自己的缺點全部抹平然後優點(?)放大的理想偶像,X的,果然是「自己」,而且還是說中文。

「所以妳知道多少?」我從桌前起來,手中拿著那疊隨筆坐到審問桌前,而昂黛兒也坐到審問桌的另一邊,看起來還挺像一回事的。

「該知道的都知道,不該知道的……像是當年被某大姊性轉的PROTO TYPE?還是在巫女文裡當某個在山裡的一揆的大小姐的女僕長?還是在某個魔改的臺灣城市裡當個冷面的副隊長的其他的『我』之類的?」對方的笑容依然十分的賤,很好,記憶可以說是共通的,這下看來可以橫著走了。

「妳這渾蛋。」「彼此彼此,你這廢人。」嗯,自己跟自己互相傷害,這感覺還真不錯。

「好吧,那這世界有什麼『變化』?」我開口詢問,畢竟遊戲歸遊戲,「現實」跟遊戲還是兩回事。

「首先第一個就是遠征時間跟出擊時間的不同,加上鎮守府位置的影響,很多出擊任都跟遊戲畫面不一樣,連帶的,資源的量也有差,不過上限依然是30萬這點倒是沒變,日任月任之類的也有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出發前不會遇襲跟到段落點之後也不會。」

「等級呢?」

「機制一樣存在,但是基本上只會在提督擁有的『主控台』才能看見。」昂黛兒邊說邊把一個平板放到桌面上推給我看,的確跟遊戲畫面很像,但是只有卡面、等級數據跟裝備欄而已,裝備欄還不能自己點裝備,變成「現實」之後果然很麻煩。

「對方呢?」

「基本上已經被掃平了,跟8號的兔子哥哥的世界觀有點像,畢竟十幾年的戰鬥之後現在基本上都是反游擊戰等級,所謂的活動海域比較像是深海反撲的突擊。」

「欸等等我靠,十幾年?」這邊冒出來的一個資訊讓我有點不能淡定了。

「嗯,2001年深海棲艦誕生,2013年艦娘投入實戰,所以這東西--」昂黛兒把一個金屬章丟到桌上,那是我別在軍常服上的莫拉克颱風救災紀念章,「我們這個世界並不存在。」

「什麼時候完蛋的?」聽到這邊我也懂她背後沒說出來的另一個含意,所以我也只是用比較間接的方式問下去。

「2002年初,海軍全滅,三方會議之後只在金馬地區留了個象徵性的政府,雖然2014年的時候人類重返臺灣,不過實際上的情況會是怎樣你應該也懂,基本上你可以想成關島等級。」她也回答得比較含蓄,不過畢竟都是自己,所以也都聽得懂。

「呵,不意外,妳真該看看我過來之前那邊的情況,如果那時候才爆出來大概會更精彩。」我聳了聳肩,接著繼續問下去。

「我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嗎?」世界觀啥的回頭再自己慢慢看報紙之類的整理起來,先看看艦隊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才是真的。

「基本上就像是你設定的,這個鎮守府近代化之後剩下的五十鈴跟濱風人體很多,撐起了這個鎮守府非勤務類日常維持的運作,講不好聽一點,甚至其他的自衛隊員都可以人手有一個拿去玩,不過在軍紀要求下倒還沒變成什麼黑心鎮守府,還有畢竟你設定了老大,所以你那票『提督的女兒們』心是不在你這邊的,自己要隻新的五月雨從頭養吧!」

「沒關係,我認了,除非說我跟他握個手然後結果突然融合之類的,不然我也只是把他當成另一個提督,我沒有興趣玩雙重NTR。」我聳了聳肩,不過對自己那隻五月雨多少還是有點捨不得。

「至於你的身分,我幫你弄個在我底下做事的上校的名義沒啥問題,實際權限應該可以到近乎無限大,畢竟你是『神』我是『使徒』。」說到這邊昂黛兒露出一絲賊笑,畢竟都是自己,她很清楚這個身分只會讓我想整個擺爛變廢人。

「那我先去折騰去了,喔,這個還你,這個應該也變成外掛物了,有信號,不過不是你原本用的電信公司,其他的我懂但是也不懂,你就自己慢慢玩吧!」接著放在桌上的,是我跟著過來的其他東西之一:我的手機,然後她就轉身離開房間。

剩下我一個人之後,我點開手機,解鎖,訊號滿格,但是沒有電信業者名稱,只有一些亂碼,真的見鬼了,然後不算意外的,艦娘跟相關的app不見了,但是其他的遊戲像是菲特狗某前線之類的都還在,點開來也能進去遊戲,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課金,應該說我現在這張信用卡能不能用都還是個問題,然後點開瀏覽器去某島,很好,外掛到手,因為艦娘板竟然還在,點進去也依然是原來世界的討論串,看來這就是穿越外掛了,情報的未卜先知。

既然有事做,那就是繼續歸納自己的籌碼了,於是我繼續悶頭寫著艦隊的編制跟基地的配置,還有那幾位「擄獲艦」的現況。

當自己悶頭將這些設定整理歸納不知道多久,先是敲門聲,然後接著大門被打開,來人……我了個去,提督本人啊。

如同我「設定」的,一臉白種人跟黃種人混血出來的帥氣好青年樣,一身標準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叢林迷彩BDU,這就是第47特遣艦隊的司令官--說起來我連他的名字都沒設定呢!不過看來這個世界自己補上了,威爾森,某顆排球的姓氏啊……

「雖然這個房間不太適合招待人,但是還是請容我說聲:歡迎來到第47特遣艦隊。」對方伸出手來,我也跟著伸出手握住。

「沒關係,我知道你們的難處,不過我應該也會很快就被放出來了吧?」畢竟是她親自出手,應該會很快就搞定了。

「是的,畢竟昂黛兒已經親自擔保,她也已經在處理相關手續了,甚至可能今天晚上你就能出來了。」威爾森也跟著回應,不過對我來說,這倒是有點太快了。

「或許吧!不過我今天還是先睡這邊就好,給你們處理相關事務的緩衝時間。」畢竟身上孓然一身,又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要搬家一點都不難,但是……

「你……應該不是為了這種小事而來的吧?」雖然是重要樣本(?),但是對方再怎麼說好歹也是堂堂中將艦隊司令,加上兩邊的微妙身分,還有自己剛降落時的嘴賤,最後就是昂黛兒一下子就擔保自己的身分而且還開始安插職務,如果我在他的位子我聽到這些我都會覺得有鬼啊!

「明白這點真是太好了,介意我問個有點尖銳的問題嗎?」「如果我說介意呢?」對方一開口我馬上故意用「和善」的笑容回應。

「那我們還有很長一段的時間會彼此相處,我不急。」對方也跟著回以同樣的微笑,看來在那個圈子打滾久了,也開始老狐狸了起來,我這個沒幾兩的十之八九玩不過他。

「我開玩笑的,我大概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這個回應建立在一個前提上:你知道多少?」我這身分帶來的衝擊太龐大了,放出太多可能會嚇死他,所以他的所知程度是很重要的。

「這個世界的創造主、這個艦隊甚至我的潛意識,或是反過來說我是你原本在這現世的投影。該死,這個存在可不是可以輕易相信的啊。」他搖了搖頭,似乎對我的身分感到不敢相信。

「那你還說出口並與我接觸?」這我可有點驚訝了,先不說我這種看多一堆穿越系毒草的死宅,這種一看就是普通人可能因為西方人設定所以搞不好信仰還有點虔誠的傢伙就這樣能接受還來找我,心臟啥打造的啊?

「畢竟我多少感覺得出來,有些事情我的記憶其實很模糊,加上這個艦隊的特異性,昂黛兒的存在,這些情況在你來到這邊後就更加明顯了,所以我才來跟你接觸。」威爾森聳了聳肩,這讓我想起某個作者曾經捲入法律問題的整個遊戲玩家全部穿越的作品裡的NPC,跟那些人的狀況是一樣的嗎?

「那你打算怎麼做?斃了我?還是跟我融合之類的老梗?」我攤了攤手詢問。

「既然你是創造主,那我大概是宰不掉你的,但是我也不能輕易地把這支艦隊交給你,即使這些記憶是虛假的,我依然是統轄了這個艦隊快六年的司令官,我還是有我相對應的自尊與榮譽--即使這些東西在你眼中可能都只是沒有意義的『設定』。」對方倒是這時收束起自己,以一個海軍陸戰隊少校的身分對我宣示自己的信念。

「不,少校。」我搖了搖頭並且一樣站起來立正,「或許這個精神是我『賦予』給你的,但是你並沒有因此把自己當成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而是繼續貫徹這個精神,無論是以『創造主』,還是一個『政戰中尉』來說,你都是我應該給予尊重的對象,『長官』。」說完我向他行了一個舉手禮,說明了我奉他為長官的地位。

「謝謝你,『中尉』。」對於我的回應,他也微笑著對我回禮,看來應該沒問題了。

「但是說真的,你對五月雨感情激烈我是沒關係啦,但是不要要我下手啊,雖然被你弄到我也很愛她了,但是有時候還是會有種罪惡感啊。」正事講完,兩個男人馬上就開始歪串了。

「怎麼,你比較喜歡看起來成熟的啊?」我奸笑著回應,對方整個臉都垮了下來。

「五月雨、夕張、霞、早霜、龍驤,要不是還有神通、羽黑、足柄她們,我都要被說成是犯罪者了。」整個臉苦瓜到不行,看來真的某方面來說被我搞得聲名狼藉啊。

「總比對巨乳小學生下手來得好吧!我們那邊出本的主流都是潮、浜風、浦風這些某方面來說犯罪氣息更重的假性小學生喔!」我真的得說看過去滿滿乳風本真的有時候很難用啊!

「她們好歹看起來都像是中學生好了嗎?而且我也不否認基地裡面不少人還希望我們拆了更多浜風呢。」

「這世界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啊……」輪到我扶額了,看來農場開太多也是個問題啊。

接下來的男人間的狗屎屁話就這樣繼續延續,最後在橋好過幾天安定下來之後找個晚上看是在「早霜」還是「鳳翔」開個歡迎趴之類的結論之後,威爾森也跟著閃人了。

在他離開之後,剩下的自然就是無聊跟等待,不過手機拿回來了,而且也能用,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繼續撐起自己能在這邊混下去的籌碼。

第二天,0820,在一頓以收容設施來說還算不錯的早餐之後,我被放了出來。

「來,你的新身分,上校情報參謀,名義上歸金剛管,實際上能叫得動你的大概只有老大跟我『勸』你了,不過有時候老樣子你懂的。」一張晶片感應卡式的識別證,還有另外那種在美式電影裡面常在某些機關會看到的直式識別證,上面是我以前常用的英文名字,我就這樣成了艦隊的No.4實質No.3了。不過……

「我這照片怎麼來的?」上面的大頭照卻讓人很在意,因為上面的照片並不是我身穿陸軍政戰中尉常服的大頭照,而是一張不知道哪冒出來的我身穿階級上校還掛著參謀穗帶的第二種軍服照片,雖然說是「使徒」,某方面來說無所不能,但是這也太扯了。

「這種小事就別在意了,你的房間正在處理,至於秘書艦嘛……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徹底貫徹了小惡魔風格的設定。

「對了,到時候還是會安排日語課程給你,所以還是要乖乖讀書喔!」這時候就又冒出姊系屬性了,在別的作品都算是這種屬性的她這時候把這屬性拿出來用了。

「可不是。」英文問題不大,她是用中文跟我對話,也因為提督出身的緣故,艦隊裡的艦娘都多少會一些英文,不過盡快學會日文還是一個要提上日程的事情。

接下來就是大採購時間,雖然是自己設定的,但是真的走進大到如同量販店等級的PX還是讓人有著不少驚訝。

「經歷自家大和二號機經歷過的事件的感覺如何啊?」應該是一樣的位子,一樣的飲料搭配,昂坐在我對面笑盈盈地提問。

「我靠,妳還真有那記憶呀?」喝著冰紅茶聽到這問題,我也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基本上你有寫出來的事情在這邊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喔!」繼續喝著可樂,她持續印證著一些我跟這個世界的聯繫。

「我靠……」

「來到這邊,真的坐在這個位子上的感想如何啊?『造物主大人』?」常見的小惡魔風格,不過畢竟是「自己」,所以也不用擔心自己會真的被挑逗玩弄就是了。

「該怎麼說呢……還是有種不現實的感覺啊,搞不好今晚躺下去下一次醒來的時候又是回到了『現實』。」畢竟來到了自己的「世界」,當上了「造物主」,這究竟是自己的夢境,還是來到了另一個現實呢?

「或許吧!不過對我們來說,『現在』就是『現實』了喔!加油吧!『情報官』閣下。」對方依然用那種小惡魔混合姊系的笑容看著我,這似乎也讓我稍微放鬆了一些。

「了解,副司令。」

「對了,要不要我說說那隻黑春雨的手感啊?」那個笑容非常邪惡,這也讓我稍微皺了皺眉。

「我靠,妳該不會真的玩爛她了吧?」雖然當時有弄了一張圖,但是還真的下手了啊。

「嗯……玩到叫我お姉さま要怎麼算?」

「這怎麼看都已經是被玩爛了吧?」

「你設定而且還找人去畫圖的耶,而且我們還是有幫她開發義肢喔!除了右手她還是希望自己維持著自己一點象徵之外。」

「所以……」

「艾莉卡也在喔!她對五月雨有點心靈創傷呢!畢竟被一隻看起來笨拙的驅逐艦用肉搏打廢可不是什麼常見的事情。至於其他你有明確設定的擄獲艦也在,不過她們大多還是被管制行動就是了。」

我點了點頭,艾莉卡是我以前設定在改版前的2-2王點擄獲的艦隊旗艦菁英重巡リ級,因為elite加上リ級所以被稱為艾莉卡,某方面來說可以說是這個艦隊最早的擄獲艦,說起來她除了在擔任武器測試的輸出人員之外我都沒有給她其他特別的設定呢!

「雖然是沒辦法穿著艦娘的艤裝,不過我們已經修復她的武器設備,說真的,她脫下艤裝換上人類的衣服之後跟人類沒啥兩樣,甚至這幾年下來她已經擁有在測研部門行動的高權限,要不是某些方面還是有顧慮,我們早就放她獨自行動了。」

「可不是。」畢竟我也不想寫死這個世界的深海設定,不管是不是那個某PROTOTYE的兔子弟弟深海之王放出來的流竄體,或是像是某前レ級醫護兵那種被復活的吞噬體,我也不想賭上那個一為全全為一的可能性讓她抓到機會把整個基地拆了。

「話說回來,有沒有什麼八卦啊?」又喝了一口可樂,她開口詢問。

「妳想知道哪些?」我劃開手機,準備打開官方推特。

_________________
SDSF CO 十六夜咲夜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