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1年 6月 17日, 05:14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天使交響詩》幕中劇:〈大海之國的悲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17:04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作者註:索可蘭即為逤可蘭,事後將申請改名。

----------------------------------------------------------

  沁涼的海風襲來,吹動了窗邊掛動的貝殼裝飾;這串由大大小小的貝殼組成的掛飾,模仿北島人的做法,在下頭掛了幾顆鈴鐺,成了名符其實的風鈴;微風拂過,貝殼與鈴鐺構成的小協奏曲叮鈴不止,好生悅耳。

  潮濕的海味隨後跟進,雨露均霑的讓這個因雪白的牆壁反白,也因強烈的陽光泛金的海角小城充分的感受到被大洋天使朱菲茵擁抱的氣息。普遍白皙的牆壁上,搭著紅瓦的屋頂,這是些再普通也不過的索可蘭風格。就連山丘頂上那個稍微華麗一點的大房子,外型看起來也是大同小異,只是規模大了些。

  黎瑟希亞˙馮˙布隆斯維克少尉就在這房子裡的其中一間房間,這房間視野不錯,直對著大海,她推開了窗戶,享受過去一個月來沒有甚麼時間享受的海風。剛從浴室出來的她,長捲的蜂蜜色頭髮仍有些濕潤,水珠順著髮絲溜至髮梢,在橘色的地板上留下了點點水滴痕跡。

  她雖然已穿著軍用長褲,上半身也穿著潘國軍公發的標準襯衫,但她並沒有再外罩那件開領式,強調肩線和腰線,足以讓即使是弱不禁風的男士看起來也有些倒三角形線條的戰鬥服,原本應該打上領帶的襯衫領口,也向兩旁敞開,白皙的鎖骨線條一覽無疑,自肩上流下的水滴,也順著緊鄰鎖骨的下弧曲線,先是眷戀不已的暫留在雪白高挺的山崗上,再依依不捨的向著中間那條若隱若現的深邃長溝滑落,滴進不為人知的祕境當中。

  海風吹來,讓她微感寒意,但她卻不急著將領口闔上,封印在黑色襯衫下,呼之欲出的雪白雙峰,也正被太陽所輕撫,僅僅只在白峰偶爾順著她的步伐波動之時,在峰隙留下些許黑影。儘管現在月曆還停在968年的二月,但在這南方國家,春季天使的腳步卻早已踏上了這塊地土,薰風拂過,百花已綻開,早春陽光自雲隙間灑下,使大地光彩重生。這讓這個國家的國民經常藉此和海對面在此時仍是冰天雪地的潘國大肆炫耀一番,並嘲諷可憐的潘國人總是無緣享受索可蘭的長春。

  這裡是索可蘭王室的王家離宮,距離索國東北方大城貝爾莎不過二十公里開外距離。當黎瑟希亞和她的同伴自貝爾莎的港口搭車過來時,她甚至產生了「她們應該可以用雙腿直接步行過來」的感覺,畢竟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她們在南天地峽的長途跋涉,早已遠遠超過港口至離宮的「這一小段」距離。

  敲門聲打破了雙眼凝望著海天,思緒放空的女孩。

  「莉夏,是我是我,雪儂~我可以進去嗎?」

  「呀雪儂,進來吧~」黎瑟希亞這話是當面對著雪儂說的,話音未結時,她早已打開了壇木製的房門,至於「莉夏」則是她的好朋友習慣稱呼她的小名。

  「你這裡視野真好耶,莉夏。」

  「對啊,你來的正好…咦?」

  莉夏定睛一看,才發現雪儂的穿著和她想像的不太一樣;因為雪儂進門時有穿著那件平時照在襯衫外頭的戰鬥服,但仔細瞧瞧才發現,這件戰鬥服的尺寸比她原先穿的還要大上許多,而且她除了戰鬥服外,身上似乎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衣物了;往下一瞄,果然從細緻而苗條的小腿,到白皙而飽滿的大腿,完全沒有任何遮蔽的敞開在莉夏眼前,而戰鬥服開領處所無法擋住的門戶大開之地,則讓莉夏聯想到她在昇龍市吃過的神州大白肉包,而那肉包頂端的紅點輪廓,似乎也隱隱約約的浮現在戰鬥服之下…

  「天使的尾巴啊,你怎麼穿成這樣,雪儂?!」莉夏雙頰瞬間泛起了紅暈,順口迸出了她在軍中學到的感嘆詞。出身於下級貴族家的她,平素是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的,莉夏不經大腦的驚嘆和那即使只有五個音節的高揚聲調要是給她的家庭教師聽見,恐怕會痛斥她一頓。

  「啊,因為我的衣服都沒有送到房間裡來,好像只有這一件過來的樣子,所以我就穿這個啦。欸嘿嘿~」

  被看的那方完全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神情,天然的笑容搭配著平淡的語氣陳述著她以為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實」。

  「這件是陶普蘭大哥的吧。妳可以搖鈴叫僕人進來幫妳換一下啊。」莉夏回復平緩而柔和的語氣建議道。

  「耶~可是女僕姐姐工作看起來很辛苦,我不想麻煩人家~」

  「也不是在麻煩別人,妳沒衣服穿總是要找人幫個忙。」莉夏知道雪儂出身於修道院,自小凡事自己動手來,從小的宗教教育讓她不習慣使喚別人。

  「沒關係啦,我不會覺得冷的~」

  「比起這個,妳不會覺得這樣子有點…害羞嗎?」莉夏瞄了一眼雪儂衣衫不整的傻樣,感到臉頰再次發燙,即使是女生,她不管多少次都沒有辦法習慣看到這種衣不蔽體的模樣。

  「沒問題的,我下面有穿喔。熾天使的教誨一直都在我的心中,身為祂的僕人,我不會忘記為祂守住自己的大門的。」話題不知道為什麼扯到神職人員七戒的守貞上了。作出這種發言的準聖職者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句話對聽者的衝擊力有多大,莉夏臉上的紅潮已經自臉頰擴散到耳根甚至肩膀上,她只覺得頭暈目眩,瞬即轉過身去背對雪儂,因為她不想讓雪儂看到她的臉上的表情,她隱隱覺得如同天使的翅膀般純潔的雪儂,好像會從她的表情看穿她腦海中所想到的東西…

  「總,總之,妳先到床上去吧,先用棉被蓋著,不然我擔心妳會感冒…」莉夏持續背對著一躍上床的雪儂,拿起了搖鈴響了兩聲。不出十五秒,一位穿著白圍兜,黑長裙,頭頂帶著簡單的頭飾,穿著比裹在棉被裡頭的雪儂整齊一百倍的女僕就出現在門外。

  「我朋友的衣服似乎被和別人的搞錯了,妳可以替她把她的衣服找回來嗎?」

  「是,沒問題;真是萬分抱歉,馮˙布隆斯維克少尉閣下。」女僕微微鞠了一個無論是姿態或是角度都堪稱完美的躬。

  「閣下?」莉夏心裡冒出了個問號,狐疑的看著這位看似禮儀訓練完美無缺的女僕;畢竟無論是論功績還是官階,莉夏都遠遠還沒有達到可以被稱作「閣下」的程度。這女僕會不會有些多禮了呢?

  「閣下,您的臉色好紅,您有沒有覺得身體有甚麼不適的地方?」女僕趁著莉夏發呆的空檔問道。

  「沒…沒沒沒沒沒沒有!我的臉色,很、很、很正常啊,妳、妳、妳,妳一定是看錯了,我、我並沒有在想些甚麼奇怪的事、奇怪的事,並沒有,嗯嗯。」莉夏反射性的否認,連女僕壓根兒也沒有想到的甚麼「奇怪的事」也一併衝了出口,若她有把平時看近物的遠視眼鏡戴在臉上,大概也會拿下來瘋狂擦拭吧。

  「可是…」女僕一如進門時的鎮定,只臉上多了些不解的神情。

  「沒、沒、沒有甚麼好可是的,還、還有我不是甚麼閣下,請妳不要這樣稱呼我,麻、麻煩妳快去幫我朋友找衣服。」

  「我明白了,等下會替您朋友送上。馮˙布隆斯維克少尉閣…。」

  莉夏有些無禮的在女僕還沒有說完話前就把房門關上,完全沒注意到女僕根本沒有改口。

  「呼…」莉夏背對著房門,長吁了一口氣,她覺得她的頭腦似乎快爆炸了。

  「莉夏,妳還好嗎?」雪儂真心誠意的發問道,她認真的覺得莉夏似乎真的被染上了甚麼怪病,不然怎麼轉瞬間臉就會紅成這樣?

  「我,我沒有事,真的。」

  「真的?」

  「真的。」莉夏微微加重了口氣,希望這位使她大發害臊病的病原體帶原者停止追問。她將視線轉向了房間中的一面牆壁,這面牆壁和其他的牆壁不同的地方在於,這是一面由數百片藍白磁磚組成的牆壁,燒釉精美,顏色飽滿,共同組成了一幅精美的壁畫,畫中的主題是索可蘭人普遍崇祭,帶著波濤王冠的大洋天使朱菲茵伸出手,牽引著一位身著古代王室服裝的男子走進大海,王室服裝的男子身後還跟著一大批看似水手裝束的人,朱菲茵握住三叉戟的另一隻手,指向壁畫右面那一片象徵海與天,單純的藍白色。

  「我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畫呢。」莉夏試著轉移話題道。「這畫應該是在說大洋天使帶著我們梅特列人的先祖邁向海洋的故事吧,真是浪漫呢。」

  「...不是喔。」雪儂接著回答,話裡出現了少見的否定語氣。

  「咦?」

  「啊,倒也不是說妳說錯了,其實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是,也不是。」

  「???」莉夏頭上似乎浮現了三個超大型的問號,雪儂的進一步回答反而更讓她如墜五里霧中。

  「在很久很久以前,當神聖奧法王國仍在鼎盛期,奧法王國的高皇陛下仍同時統治著『大海之國』和『地上之國』的時候,我們梅特列人,確實都是信奉同一位大洋天使,也就是畫中的這位聖朱菲茵沒錯…。」

  天然的雪儂開始毫無預警的認真講古起來;神聖奧法王國是一個在從前統治大陸中部和大洋諸島近千年的古代帝國,其皇位代代由梅達利恩皇室相襲,因此在她滅亡後,也多被其後代子孫稱作「梅達利恩帝國」。至於雪儂口中的「大海之國」和「地上之國」,則是因為有鑒於神聖奧法王國的土地太大,高皇沒有辦法同時統治大陸諸國和大洋諸島的緣故,因此將大陸部的國土和大洋部的國土一分為二,大陸部分由高皇的官僚機構和封臣直接統治,大洋部分則是由諸島嶼城邦合組成一個議會,定期開會決定政務,而高皇則派一支攝政團和監督團予以指導;「大海之國」諸邦的議會後來甚至成了薩爾梅特列聯合王國議會政治的原型。

  「…只是,後來奧法王國的地上王國滅亡百年後,大海之國的特剛大帝中興之時,大帝為了取得我們的支持,所以奉法皇諭令,改立主司商業與航路的天使伊斯特莉亞為新的大洋天使…。」

  雪儂口中的「我們」即是梅茵蘭聖公教會,這是一個不斷輾轉波折,四處搬遷,卻仍能存在近千年的古老十字教會;現在這個教會落腳於潘國,在名為「嘉諦士」的一座古老城塞中,享有高度的內務自主權。中梅茵蘭各民族國家的聖公教會大多在名義上隸屬於她,直到今天仍擁有極高的宗教地位;聖公教會闡釋的神祇形象則為六翼天使「雪菈斐」,也就是信徒口中的「熾天使」,作為無形無相的上神之代言者,並統領旗下掌管世間萬物的次級天使們。而特剛大帝則是在當代矢志復興奧法王國榮耀的明君,也是薩爾梅特列聯合王國的開國先祖。

  「這些我都有在書裡讀過,但是後來教會不是有承認伊斯特莉亞和朱菲茵都是掌廣大洋的天使嗎?好像還說伊斯特莉亞主管赤紅洋以東,朱菲茵掌管西邊包括越過南天地峽的海域之類的…」

  「那些,都是很最近的事了。我們讀到的版本是,信奉朱菲茵作為護國天使,也就是現在住在索可蘭的這些人,因為試圖反抗我們教廷,而被信義部宣布為異端;然後法皇敕命特剛大帝的後裔前來鎮壓…。」

  「啊…」饒是莉夏自認為閱書甚勤,但這些事情到今天之前,卻不曾在她所看過的任何一本官訂史書中找到過,官訂史書只會提及索可蘭的城邦和封建主反抗高王的權威因而被鎮壓,但卻沒有人提出過夠有信服力的證據證明此事。偶有提出疑點的作者對此問題也多半不了了之;莉夏覺得她以前怎麼讀怎麼怪的邏輯瞬間被雪儂接通。

  「接下來的事妳應該也都知道了;索可蘭人百年來一直反抗王都國會的統治,最後在貿易戰爭後,兩方總算真正宣布和解,索可蘭人另立新王,宣告獨立,雖然後來仍加入大潘眾合體但總是特立獨行;我們教廷也正式宣布索可蘭的民族教會合法,並承認兩位大洋天使都是上神的使徒…啊,我講了索可蘭人的壞話,不太好呢。」

  雪儂立刻雙手緊握在胸前,低頭默禱,她介意的是她說索可蘭人「特立獨行」的這段話。

  「妳別介意,雪儂,而且現在索可蘭人還是我們的朋友不是嗎?不然忒列兒公主怎麼會讓我們在這裡休息呢。」莉夏緩頰道,但雪儂默禱的時間似乎比平常都還要來的久,她一直低頭,嘴裡仍一直喃喃自語。

  「…?很抱歉打擾你禱告,但是雪儂,妳還好吧?」

  「只是…。」

  「只是?」莉夏對雪儂這句文不對題的回應再次感到疑惑,她在過去半年的相處印象中搜尋,從未想起雪儂有這般情緒低落的時刻,即使上個月,她們帶著南天皇子李昀被美萊尼亞的特種追獵部隊在南天地峽追的四處逃竄時,也是一樣。

  「我…。」

  「嗯?」莉夏沒有急著催促雪儂繼續往下說。她明白在這個場合最好的情況就是不要急急忙忙的追問,至於到最後訴說者想不想一吐為快,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上神…和熾天使告訴我們不要去憎恨別人,要原諒大罪之人,相信他們有善良光明的一面,是這樣子的吧,莉夏?」求道者和傳道者的立場在此時顛倒過來。莉夏側坐在她面前,伸出手來輕撫雪儂那修剪整齊的短髮,這個修女式的標準髮型與雪儂的臉型幾乎構成了一個完美的圓形,因此莉夏曾開玩笑的說她的頭型像極了北島裔小孩子在下雨天時作著玩的「晴天和尚」。

  「嗯,妳說的沒錯。」

  「但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原諒某些人,這樣的我,是不是,很醜惡呢?明明,上神和熾天使是這樣教導我們的…」

  「雪儂。」莉夏一時也回不上話,她完全沒有想到,那個自幼服侍上神與天使,天真、善良、超級開朗又帶了一點…可能不止一點的傻氣的雪儂,竟會有對某個人抱持憎惡的時候,但她同時又對「抱持憎惡」這件事本身帶有極身的罪惡感。

  「不管上神和熾天使怎樣看待妳,妳依然是我們心目中最善良可愛的人間天使,雪儂。」莉夏打定主意,將雪儂擁入懷中,她那未受衣服遮蔽的胸口肌膚,感受到熱燙的淚水在流轉。「今天我們就對調一下身分吧,我暫時冒充一下神甫,妳來當告解者,我來聽妳告解。嘻嘻,這樣應該不會遭天譴吧?」

  雪儂抬起頭來,她的眼睛已經紅成一片,眼眶中的淚水宛如蚌中的珍珠在打轉。正當雪儂準備開口時。

  叩叩叩。

  「黎瑟希亞˙馮˙布隆斯維克少尉,雪儂˙瑪提亞斯預尉,珊妲爾˙亞列士中士報到。」

  「咦?等等,小珊,等一下…」莉夏慌了手腳,她不太希望雪儂現在的樣子被看到…

  「事態緊急,我先進去了。」珊妲爾不顧莉夏的回答,一手捧著文件和堆疊整齊的軍用長褲加襯衫,一手轉開門把逕自開門入室。第一眼印入她眼簾的是兩個相擁且衣衫不整的女孩子,坐在一團亂的床單上,被擁抱的那一方還哭紅了雙眼…

  「黎瑟希亞˙馮˙布隆斯維克少尉,妳有沒有在返國之後,向風紀委員會好好解釋這件重大違紀事件的覺悟?」

  「等等,小珊,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還有妳,雪儂˙瑪提亞斯預尉,妳要打算怎麼和妳直屬的堂區司鐸解釋這件事?不過這我也管不著,說不定教廷會因此為妳特地恢復火…」

  「珊妲爾˙亞列士中士,請妳立刻住口。」莉夏用珊妲爾和雪儂兩人都未曾見過的兇猛動作起身,站在中士的面前。「妳身為一個士官,屢次對上級無禮的情事,又該怎麼解釋?現在甚至還妄自為妳的直屬長官亂加罪名,甚至詛咒她,若這不是違紀犯上,如何才能算是?如果妳打算以妳的妄想亂加呈報,我也會將妳自今年以來的犯上行為向上呈報,倒時我們可以看看是誰會比較有道理。」

  珊妲爾瞬間被震懾住,床上的雪儂也是一樣,兩人都被莉夏火山爆發式的憤怒嚇到了,其中被憤怒的岩漿之流鎖定,首當其衝的那方,不禁後退了一步,原本冷澈的臉龐被憤怒的熱度波及,也逐漸融化。

  「不…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莉夏,冷…冷靜一點,小珊她沒有惡意,她只是…。」

  雪儂的「只是」還沒完成式,斗大的淚珠已經順著珊妲爾的金屬眼鏡框滴了下來,落在她手中捧著的軍用長褲和文件上。

  「…想加入我們。」雪儂小聲的說完後半句,看著擠著眼睛吸著鼻子想把眼淚和鼻水嚥回去,但是卻徒勞無功的中士。

---------------------------------------------------------------------

  「那麼,我們總算可以好好的迎接忒列兒公主了吧?真是的,所以我才說妳們女生就是愛哭包,一點小事就哭成一團。」

  發話的人是房間中的萬紅叢中一點綠,南天皇國三皇子李昀。自幼習得一口流利潘語的他,可以毫無阻礙的和在場其他四位都以潘語為母語的女孩子對話。

  「唉唷,真不知道當初是誰去敲著佩提閣下府邸的大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請救救我的國家』的喔?」最早回復冷靜的莉夏首先對這個自以為老成的少年開了第一槍,斜眼睨視著這穿著一席南天黑色軍裝,將長而微捲的黑髮梳得整齊,有著黑、藍異色雙瞳卻眸色清明,眼神嫵媚,乍看之下雌雄莫辨的皇子。

  「我,我才沒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而且還一頭栽進在座最有母性韻味的那位女性的懷裡,把她的衣服都弄得溼答答的,真是不知羞恥。」珊妲爾一邊擦拭眼鏡一邊捕刀,她正試著將眼鏡上的淚痕給擦乾淨。

  「什,什麼叫最有母性韻味…」
  「那,那是她自己抱過來的!」

  被點名的兩個人雙雙提出了抗議,而暫時不在這場爭論內的兩人中之其中一人,開口說道:「那個,我們先聽聽忒列兒公主想要說甚麼吧?」

  雪儂˙瑪提亞斯提出了頗為中肯的建議,她現在自然已經穿戴整齊坐在床緣,她的褲子和衣服是方才珊妲爾拿過來的那件,線條筆挺的軍用長褲和襯衫還殘留著熨斗的餘溫。

  所有人立刻暫停了爭論,將眼光投向忒列兒公主。她穿著數片白色薄紗複合而成的連衣裙,隨意梳理的波狀黑色長髮讓人聯想到大海的波潮,耳朵上掛的耳環是兩片小而雕工精細的貝殼,微微凸起的胸前的中心點,則是嵌著一塊小藍寶石的貝狀胸飾,藍色的眼眸就好似大海的顏色。

  她雙手合十,笑道:「那,我總算可以好好認識各位了。我是忒列兒˙梅列妲˙埃爾˙尚堤亞,索可蘭王國的第一公主,尚堤亞王室的第一順位繼承者。」

  房內其他的四人也各自報了姓名,官階或身分。忒列兒公主繼續說道:「不好意思,明明大家都已經互相認識,卻還要搞得這麼正式。但我今天除了向各位轉達國王陛下對各位在普雷斯坦的惡意侵略中,以中立國軍人的身分拯救南天皇子,使其免於俘虜的勇氣之敬意外,也是因為妳們之中,有一位我無論如何都想要再見一次面,並向她以一國之公主的身分,向她當面致歉的人。」

  「咦?」

  不給眾人訝異的時間,忒列兒公主走到雪儂˙瑪提亞斯的面前。

  「雪儂,妳還記得我嗎?」

  「公、公主殿下,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

  「妳果然,不記得了啊…」忒列兒公主面露憂傷,但沒有放棄嘗試,她貼到雪儂的耳旁,低聲說出了幾個字。

  「梅,梅莉亞,難道妳就是…」

  「沒錯,我就是當年格蘭希堤大聖堂中的那位梅莉亞,我一直想和妳道歉,我們到最後還是沒從『索可蘭解放軍』中救出帕西菲爾,這件事,我對不起妳。」

  「不,不,這不是妳的錯,有錯的是那些…」

  「『索可蘭解放軍』,沒錯,他們確實應負起最大責任,但我們索可蘭的軍警出了差錯也是事實,而且我…對於拋下妳們自己逃走這事,一直沒有辦法釋懷。」

  「…」

  「不好意思,請讓我插個嘴,妳們這樣自顧自的說,我還是不太理解妳們想說些甚麼,如果這件事我們不方便聽的話,可否讓我們暫時迴避?」南天皇子李昀不愧是剛進入青少年期的的男孩,雖然受過嚴格的禮節教育,言談卻還是不甚婉轉。

  「沒關係,皇子殿下,我本來就有打算要說明這件事了,在方才妳們來之前,我就打算和馮˙布隆斯維克少尉全部說出,如果妳們不介意的話,我很樂意對大家講個明白。」雪儂似乎下定了決心。包含回到了坐位上的忒列兒公主,四個人都微微前傾身子準備聆聽准聖職者的告解。

  「那麼,我就開始說了。正如妳們已經知道的,我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國家。在五年前我還是幼年修士的時候,就曾來到索可蘭王都的格蘭希堤大聖堂見習…。」

  雪儂開啟了話匣子,帶領大家進入了五年前,那個連續一週占領潘國各大報紙版面,但最後卻仍造成四十三位人質死亡,五十五位人質受傷,由索可蘭反王份子「索可蘭解放軍」所主導,以殘害潘裔索國人和其宗教信仰為目標的恐怖行動「格蘭希堤大聖堂屠殺事件」,那其中一位倖存者的真實經歷…

(未完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最後由 seravy 於 2016年 1月 10日, 21:46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天使交響詩》幕中劇:〈大海之國的悲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0日, 00:5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前面還蠻不錯的,但是後面突然加入的角色太多,也沒有對這些角色有太多的介紹(連主角的介紹都太少了我覺得),會讓讀者有點搞不清楚誰是誰是誰

然後女主角為啥不習慣或是不喜歡女僕叫她閣下這點似乎沒有解釋出來?

故事線蠻為明確的,而且有提到相關的國際背景局勢,角色之間對宗教與文化的不同觀點也是很不錯的地方,但可以再多敘述這些角色之所以有不同觀念的原因

部份專有名詞也可以提供介紹,太多專詞而沒有解說可能是我認為日光小說中比較大一點的問題?

索可蘭(逤可蘭),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天使交響詩》幕中劇:〈大海之國的悲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3日, 11:14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這篇其實就是潘國楔子裡說要寫的那長篇故事的其中一小段,只是這幕中劇的目的在於強調雪儂和索可蘭公主忒列兒過去在索可蘭王都遇到的慘事,所以僅僅是用對話刻畫了她們的性格,而沒有把她們的背景從頭到尾敘述一遍。相關的人物背景敘述會在以後的潘國正篇(就是那篇該正名的《無名短篇》)中寫到。

  至於莉夏為何訝異於別人叫她閣下這點,其實文中也有解釋:一她年紀沒很大(剛過19歲生日),二他不過是個少尉(以潘國的習慣軍官大概要到校階以上才會被這麼稱呼),三她還沒有繼承布隆斯維克男爵家的爵位。

  刪去法後,女僕堅持要叫她「閣下」得原因也只剩一個,那就是戰功。只是莉夏當下還不清楚她即將為這件事受表揚,她知道這件事的情節會安排在本短篇劇情即將結束之時提出。關於她的戰功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則會在潘國正篇裡給讀者們解答。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天使交響詩》幕中劇:〈大海之國的悲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3:3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萌妹子很多,色氣的百合場景多,百合雷達大滿足所以核可。這篇小說雖然是有想將索可蘭的歷史背景作一個總體的速寫之野心,但是在我看來由於神學、政治、歷史的複雜元素,導致就算再怎麼努力把設定融入對話中,都還是很難在三言兩語間把話說清楚講明白,也讓人物間的對白顯的轉得有點生硬做作。特別是段落的轉換與人物介紹的篇幅方面都顯得比較蒼白(比如說雪農突然開始解說起設定、珊達爾推開門進來的氣氛急轉直下x2回等等),或許也是受方舟期限導致了短時間內要擠出成果來的趕工所致。要讓大量人物都展現出個性的話,沒有足夠篇幅果然還是有困難。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